网易首页 > 网易湖南 > 正文

归去来兮,仍是少年——读鸿伏先生《南荒记》印象

2020-04-20 07:24:00 来源: 南山坡蛐蛐儿 举报
0
分享到:
T + -

一个合格的写作人,应当有同情弱者的悲悯之心,细腻于常人的观察力,以及守持良知的责任感。

先生文笔质朴,从浅中来,往深处去。以平实亲切的语言娓娓道来,从容地在读者眼前展开一幅金灿灿、热腾腾的田园农耕画卷。

吃过苦的人,对平淡安宁的生活更多一份敬畏;在温暖和爱意环绕中长大的人,比旁人更懂得惜福。儿时的经历,父母长辈们的爱护,让先生自小便领悟了生存的不易,也记住了以爱去回报这些人的爱。

书中的主人公是一个名叫刘务的少年,机灵调皮,飞天入地,打小就比一般小孩多了些细致入微的心思和同情悲苦的情怀。

“攒钱有如针挑土,用钱犹如水推沙。” 这样亲切平实的语言,书中通篇都是,全是劳苦大众总结出来的人生道理。三言两语,便把众生的不易道了个通透明白。

“这阳世上,苦命的人比草还多。”

刘务的疯子叔叔,只在他极少有的清醒时刻,会对刘务很好。而绝大部分时间,生活在癫狂黑暗的世界中,耳边不断听到有人要伤害他的声音。

刘务的奶奶,飘扬着满头的白发,去给癫狂了的儿子送饭。儿子却不知吃饭,只知满地抠土,放进嘴里。那是什么样的残忍景象?

她年轻时心灵手巧,精明能干,性子特别要强,老来却卧病在床,生活不能自理,全靠刘务和爹妈背上背下,既因孙子的孝心而宽慰,又为拖累了家人而自责。

刘务的娘亲,个子小,身体弱,却起早贪黑地为一家老小的生活精打细算,辛勤劳作。因为被划为地主成分,在村里受嫌,回到家里受气。时常和瘫痪在床但嘴巴不饶人的婆婆置气,又始终尽心服侍着婆婆的衣食住行。

她一夜未睡,把家中所有的碎布头拼凑起来,好不容易为儿子做成了一条“百衲裤”。可因为成品实在丑得前无古人后无来者,根本没办法穿出去,于是对儿子存了份深深的歉疚。

周围的乡亲,也都是些苦哈哈的人们。

邻居稳叔以采药为生,总是去到最陡峻最危险的地方采药材。有时为自己改善伙食,但从不招呼刘务同享,显得冷漠小气,孤僻古怪。

其实不过是因为,他对自己活不过五十岁的宿命早已了然。

他需要补气力,需要爬更远更高的山,需要采更多的药材,提前为自己攒够离世后请乡亲们吃的“送行饭”。

“天不生无禄之人,地不长无根之草。”

这句话在书中出现多次,乃是为刘务的爹爹以及全村人所公认的人生至理。

刘务的爹爹,是生产队里一等一的劳力,做起事来风生水起,负重上山还能敞开嗓子一路高歌。回到自家里,把全家人赖以生存的菜园子伺弄得妥妥贴贴。

他自称是“工帝”。何谓工帝?做工的皇帝也。

一位勤劳朴实的农人,依靠自己勤劳的双手撑起一家老小的生计,那份自豪和自信,绝对值得他自封为皇帝。

“天不生无禄之人,地不长无根之草。阳世上每一个人都有一兜露水草养着,只要勤劳,就不会饿死。”

刘务的父母是很苦的。但他们为了一家老小的温饱而日夜劳碌,一刻也不敢懈怠,因此根本来不及细细去体会命运加诸于自己身上的重负和劳苦,甚至没有时间去觉得自己正在吃着苦。

他们只是单纯地笃信着这个人生的至理,日复一日地辛勤劳作着。有时为孩子的一句话感到欣慰,有时为躲过去或度过去的一些艰难而庆幸。

“世界上最好吃的不是山珍海味,却是一个苦字和一个亏字。只有能吃苦会吃亏的人,才能熬下去。”

驼背四爹,年轻时本事了得,上山打猎,是最矫健的一把好手。

然而命运弄人,在他二十多岁最年轻力壮的时候,为猛兽所伤,好不容易拣回一条命,但终身沦为驼背,只得转而沿河打渔为生。

到了七十岁时,居然又拣到一条命,一条被人丢弃河中的小婴儿的命。从此后,老迈无依的孤苦老人,突然生命里多出了几许温情。苦到极处的命运,突然被这迟来的温情,点缀出了明亮动人的光彩。

苦则苦矣,苦命的人却愿帮助比自己更苦命的人。这是发自内心,出于本能。

苦命与苦命相依为伴,升华出一种凡世的温暖,足以让苦命的人们更有勇气去战胜命运之苦,直面命运之磨难,变得更加强大,勇敢,爽朗起来。

能解命运之苦的,唯爱,善良和温情而已。

胡晓昕 本文来源:南山坡蛐蛐儿 责任编辑:胡晓昕_HN06
分享到:
跟贴0
参与0
发贴
为您推荐
  • 推荐
  • 娱乐
  • 体育
  • 财经
  • 时尚
  • 科技
  • 军事
  • 汽车
  • 房产
+ 加载更多新闻
×

荒岛变发达国家,新加坡做了什么?

热点新闻

态度原创

阅读下一篇

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新闻首页
用微信扫描二维码
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
x